上海IT培訓
美國上市IT培訓機構

13062801911

熱門課程

疫情期間,你身邊的這些人出現了嗎

  • 時間:2020-03-19 18:08
  • 發布:達內上海IT培訓機構
  • 來源:問答庫

最近大家一定經常聽到一個詞,叫“報復性消費”,指的是疫情過后,人們壓抑已久的消費欲將迎來一次集中爆發。

盡管開年來苦苦掙扎的商家們都十分渴望所謂“報復性消費”的盡快降臨,但我們也注意到,好多被寄予厚望的年輕人們,卻準備在疫情之后好好改造,開啟洗心革面的存錢新生活。

實際上,越來越多年輕人的消費觀和金錢觀開始轉向警惕消費主義、好好存錢。

知乎上“你們是怎么存錢的?”“存錢有癮嗎?”等提問總瀏覽量超過6200萬。點開高贊回答,你能看到一群與消費主義背道而馳的年輕人,他們展現出了對存錢的熱愛以及堪稱硬核的儲蓄執行力。

愛存錢的年輕人比你想象的多

曾經活在營銷號里的90后,每天不是被信貸消費毀掉,就是被精致窮毀掉。但是真實情況可能沒人們想得那么悲觀。

年輕人被貼上這些標簽,可能是因為確實有這樣的年輕人存在。

《2019-90后單身人群白皮書》的調查顯示,90后真實的存款情況呈現出兩極分化、旱澇分明的情況。確實有3成90后處于零存款狀態。

但同時,也有3成90后有3-10萬元存款,2成90后受訪者的存款達到10萬元以上。也就是說,默默存錢的年輕人還是大多數。

95后阿峰是一個游戲氪金玩家、追星男孩、漢服業余愛好者,但這些愛好并不妨礙他工作以來一直恪守的習慣——存錢。在某一線城市工作僅1年,阿鋒不聲不響地讓存款余額達到了五位數。

“我要求自己每個月至少能存下1000元錢。每當發工資,我就會馬上把錢存入定期。”為了存錢,阿鋒每個月給自己的生活預算是4000元,其中包括2000元的房租。

當年輕人與高消費、高負債、零存款的形象為伍的時候,有越來越多像阿鋒這樣的90后、95后,正在用實實在在的銀行卡余額駁斥這樣的刻板印象。

根據富達國際2019年的一項調查,48%的年輕一代(18-34歲)已經開始儲蓄,這一數字較2018年增長了4個百分點。而在已經開始儲蓄的年輕人群體中,54%的受訪者在30歲之前就開始默默存錢了。

雖然追求及時行樂已經成為許多人的消費信條,但阿鋒認為,充足的儲蓄是潛在大額支出的最好預案。“我現在沒有什么一定非花不可的消費欲望,但是我考慮到未來可能會想要旅行,可能會生病,這些都是要花錢的。”阿鋒告訴DT君。(這次疫情的發生,實實在在地印證了阿峰未雨綢繆的想法是多么機智。)

為了更好地激勵自己存錢,阿鋒還加入了一個神秘的組織——豆瓣的“喪心病狂攢錢小組”。被阿鋒安利了這個小組之后,DT君仿佛被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在這樣共同鞭策、全員致富的氛圍下,組內還發起了2020年攢錢目標的FLAG大會。作為存款還達不到小組人均水平的后進青年,DT君斗膽點進去瞅了瞅,順便統計了下在野理財專家們2020年的攢錢目標。

在有效的600多條回應中,5-10萬的攢錢目標所占的比例最高,幾乎占到了回應人數的1/3。其次則是立志要攢到3-5萬、1-3萬的年輕組員們,各超過了20%的比例。

都說年輕人窮錢到底是怎么存下來的

天天在網上哭窮的年輕人,是怎么攢下錢的?

根據統計局數據,2018年北京市全口徑城鎮單位就業人員的月平均工資為7855元。扣除一線城市昂貴的房租、衣食交通等日常消費,靠著工資實現大幾萬的存款指標看起來真的困難重重。

畢業后在北京工作了三四年,王文的存款達到6位數。王文供職于一家互聯網創業公司,每個月都會記賬 。“從學生時代開始大概記了5、6年。2019 年我開始用賬本App做預算,每次要超過預算那個線就很緊張,這會非常有效地阻止我花錢,可有可無的就不花了。”

不過,王文也告訴我們,光靠合理支出并不能攢出可觀的數字。在過去一年,他平均每個月能存下1萬元,但其中只有2-3千元來自于省吃儉用。

在主業之外,王文還是個畫手和線上作者,這兩個身份幫助他湊出了剩下70%的存款。

我們翻遍了精于存錢的網友們在各大平臺的分享,發現大家的致富方法論和王文大體相似,總結起來無非是“節流”和“開源”四個大字。

“節流”主要得靠摳到生活的每一個細節。所以,記錄和分享日常消費支出也是豆瓣喪心病狂攢錢小組的一大話題。

拼命存錢背后是未來的花錢壓力

克制消費、制定預算、利用業余休息時間繼續工作……越來越多年輕人是真的在認真攢錢。那么,他們拼命攢錢究竟是為了什么?

即使沒有疫情這只黑天鵝,王文也時常會考慮來自生活的任何不確定性:“我不確定我會不會一直以職場人的身份工作,我可能什么時候就自由職業了,所以我需要存一點錢,至少能讓我在一年時間里沒有實質的經濟壓力。存錢的意義可能就是為了讓我不會因為錢而被迫放棄我喜歡的生活方式。”

前段時間,年輕人想提前退休的話題沖上了微博熱搜。在巨大的不確定性前,退休這樣的詞顯示出無限的誘惑力。《2019中國養老前景調查報告》指出,累覺不愛的年輕人甚至開始在規劃自己提前退休的養老儲蓄。

調查顯示,作為獨生子女出生的年輕一代基本不寄希望于上一代人曾經堅信的“養兒防老”,相較35歲以上的人群,年輕一代對政府養老金的依賴也更少,而更傾向于選擇儲蓄和收益型基金作為自己的未來的退休收入來源。

同時,在輿論口中奔三的90后正在面臨更多、更加現實的經濟壓力。在90后目前面臨的支出壓力中,為父母提供舒適生活、為子女提供良好教育和創業占據了前三項。

從工作到結婚生子、贍養父母甚至未來養育子女的人生節點接踵而至,似乎只有好好儲蓄能夠保障生活這檔連續劇正常有序地保持播放進度。成年人的世界沒有容易二字。這句話隨著年歲增長,也從年輕人的自我調侃變成了一種真實的心酸和擔當。

最后,不管是報復性存錢還是報復性掙錢再消費,希望年輕人們都能在2020搞定自己的現金流,從容不迫地“戰疫”,有條不紊地生活。(應受訪者要求,阿鋒、王文為化名)

以上文章來源于DT財經 ,作者洗心革面的DT君

免責聲明:文章內容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上一篇:2020對于程序員依舊是高薪的一年
下一篇:沒有下一篇了

2020對于程序員依舊是高薪的一年

上海哪家Java培訓機構好?

上海好的it培訓機構?it培訓機構哪家好?

上海it開發行業市場前景如何?發展前景怎么樣?

選擇城市和中心
江西省

貴州省

廣西省

海南省

免费观看黄页网址大全